• <acronym id="utlql"><label id="utlql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<acronym id="utlql"></acronym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"utlql"><label id="utlql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2. 登錄 | 注冊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莆商頻道>莆商鄉愁

          濟川古事

          2021-11-08 15:14 莆田網

            □謝美永

            五月,桐花綻放,路旁叢叢素錦,與天上的白云相映成趣。汽車行駛在大山的皺褶里,一路顛簸,讓我們重溫蜿蜒曲折一詞的含義。搖晃中我胡思亂想,崇山峻嶺里的村莊,會是一座怎樣的山村,值得仙游的文友如此鄭重邀請,非得把我們從泉州帶到這遙遠、偏僻的山溝呢?

            踏上濟川的土地,時候不早了,陽光普照,溫度正好,就像文友的盛情,暖在心窩。從停車場一出來,眼前看到的是層層疊疊的濃濃淡淡的黑色屋瓦頂,這些古屋依村子地形,從低到高,一層層往高處建,密密麻麻,這些山樓式建筑,憑著獨特的建筑文化特色,一站就是千年,成為閩中南山地居民的典型代表。

            昨夜一場豪雨,催醒了大山里的古村落濟川。小巷石階,潮濕潤滑,像小孩笑渦中的一抹甘貽,亮麗起鵝黃色的苔蘚。置身濟川的老街古巷,回想文友初衷,突然領悟到其深義,心中陡生感謝之意,不禁要對任何事物,多看幾眼,才不負文友一番美意。陌生的村莊,吹著古老的風,風中的故事,隨腳步娓娓道來,在古巷道回響,每一個音符,都能讓人回味上好一陣子。

            于茂故居是最先向我們敞開心扉的。門前大埕上,四根高高聳起的旗桿,令人敬畏,薰風獵獵,掀動旗幟,舞得天上的云都翻滾起來,攪得我心思涌動,我知道,于茂故居里,肯定有許多厚重的人文書冊,能感動人。踏上幾級青石板臺階,進入于茂故居大門,一個未知的世界朝我們鋪展開來。一邊欣賞屋內建筑構件,一邊在故居的氣息里生發感慨。

            于茂故居為“五間廂”石木結構,門墻面用“青頭石”裝飾,大廳寬敞明亮,天井擺放花卉盆景,儼然一個小花園。這座建于明萬歷年間的大屋,屋旁有馬廄,體現大戶人家的氣派。主人林柘,字于茂,明萬歷年間在京為官,官居戶部侍郎。于茂在歿前數年建的房子,歷經數百年仍然保存完好,成為濟川古民居建筑特色的佼佼者。

            對于于茂的生前事跡,知之甚少,他在京城做大官,為官清廉,關心民瘼,曾上奏朝廷為家鄉百姓減輕稅賦,他生前好善樂施,曾在村里捐資修建青龍橋。也許這就夠了,施橋砌路,善莫大焉!如今,這座故居的第二春正在開枝散葉,因其保存完整,成為莆仙地域的典范古建筑,為游人提供參觀游覽乃至科學考查的理想之地,亦一大功德。

            與于茂故居遙遙相望的于茂祖厝,淹沒在一片黑瓦之中。于茂祖厝始建于明朝萬歷年間,為三進建筑。大埕一角,三對旗桿石橫臥一旁,在明清年間,旗桿乃身份象征,只有考取舉人、進士以上者,方可立桿懸旗,標榜門庭,光宗耀祖。大門入口處,左右各有一個特大青石抱鼓石,這里原先是門房站崗處,年代久遠,若非導游指明,我是看不出來這威嚴之處了。那對抱鼓石質地堅硬,頑強地堅守職責,幾百年不變,倒是令人敬佩。

            當我仰望著千年樟樹時,恰好在樟樹兩旁的天空有兩羽白云,天造地設般形成一對潔白的翅膀,樟樹就仿佛展翅欲飛的蒼鷹。但樟樹是舍不得飛走的,腳下的土地是那么溫暖,那么肥沃,正適合它扎深根脈,開枝散葉。它站在高處,懷抱濟川,像一位堅韌而頑固的母親,守望著每一個濟川人。

            要走,她早就走了,何必在此相守千年。她除了守著一代又一代家人,也在守著自己的生日。她的生日是唐末,可惜忘了生辰八字。忘了就忘了,多少個日子都過來了,何必計較一春一秋的得失。

            她不想飛,但卻希望子子孫孫飛黃騰達。她的腳下,一條鋪設石頭臺階的千年古道,把世世代代的濟川人,引向外面的世界,這條仙游縣為數不多的古驛道,由濟川先賢林澤帶頭捐資,發動村民一起修建。濟川地僻,經濟落后,北宋治平年間,林澤榮歸故里,見家鄉貧困面貌,心中生了要改變家鄉面貌的宏愿?!耙赂?,先修路?!边@條至理名言,不單單適用于現今,也同樣適用古代,不,應該這么說,是今人汲取古人的智慧,并發揚光大。林澤捐出自己在外經商賺來的資金,和村民一道,經過十幾代人的艱苦創業,終于修好這條古道。

            十幾代人的努力,換來通往山外的便捷,古樟樹看在眼中,記在心里。她伸展開枝葉,像一把巨傘,為過路人送上一片陰涼和祝福。晨霧里,她目送肩挑重擔的村民走出大山;晚霞中,她張開雙臂迎接滿懷收獲的子民歸來。春天,她為背負行囊、遠離故土的學子默默祝福;秋天,她為科舉勝出、金榜題名的才俊暗暗歡喜。她目睹唐宋以來,林愈、林迪、林二才、李先著、林清偉等先后榮登進士榜,記得特別清的是南宋乾道五年(1169),儒生鄭僑殿試狀元及第,報喜的鑼聲和祝賀的鞭炮聲,響徹云霄,繚繞著村子上空,久久不散。

            現如今,濟川村清華“三連冠”、父子“雙清華”、“父清華、子北大”、“兄清華、弟北大”等高考奇觀不斷涌現。古人今人一起抬起濟川,加深加厚了這里的文化底蘊。

            穿行在濟川的小道,腳下的河卵石抬高了我的眼界,窄巷里的碓臼,千年不斷水的宋井,不時勾留我的腳步,手忍不住要去撫摸那沾滿時光的碓頭,和傷痕累累的井沿。屋檐下的韮蓮,開出紫色花朵,飄著淡淡幽香。

            濟川村中豎著一塊孝道碑,是紀念愛云公的。愛云公姓林名文,出生于明朝萬歷年間,愛云是他的號,他是濟川大部分人的祖先。愛云有文化有水平,卻無意仕途,他甘愿把自己的學識傳給村里,教化子孫。他教育有方,不拘泥于傳統教育方式,因材施教,碩果累累。自古至今,濟川書香濃郁,人才輩出。這塊孝道碑由萬歷皇帝下旨,追愛云為“征士郎府軍衛經歷司經歷”之職,樹碑銘記,以榮門戶。

            而上表朝庭,請求旌表愛云者,是福建安溪人李先著。李先著自幼讀書,因家道中落,只能外出游學;后流落至濟川,機緣巧合,結識了愛云。愛云見其聰明伶俐,勤奮好學,收為門徒,最終成為義父子。李先著兩年后考中進士,后去云南當布政司。愛云歿后,李先著悲痛難忍,因路途遙遠,生前未能膝前行孝,懊悔不已。愛云先為師后為父,李先著和他的淵藪,皆因書起,書香飄過千載,愈來愈烈。

            人間大愛,令人潸然淚下。大自然的愛,也讓人嘆為觀止。濟川有二棵千年古樟,一棵被當地人尊為神樹,在濟川村青松基點,前文已述;另一棵在云潭基點,與神樹遙遙相望,它的奇特在于這是一株“樟抱榕”?!罢帘ч拧笔且环N樟榕共生的植物奇觀。千年古樟懷抱百歲榕樹,它們相依相伴,風風雨雨渡過百多年,它們像對戀人、愛人、親人,相濡以沫,令世人羨慕不已!

            榕樹生不“得地”,附著在樟樹身上頑強生長起來,濟川人看在眼里,感動在心,他們把榕樹的精神,變為能量,創造了濟川人勤勞勇敢、頑強拼搏、力爭上游的精神。樟樹敞開胸懷,呵護榕樹,共生共長,它的胸懷似納百川之大海,包容萬物。據記載,“樟抱榕”雙生樹,在全國僅有二株,能見到這奇觀,幸莫大焉!

            濟川好看的地方還多得很,碗山槍樓、云山書院、糧倉(林連伯故居)、拾德堂、屏山橋、宋橋、天堂宮,它們像上天遺珠,散落在濟川。臨走,村里的喇叭仰著脖子,唱著濟川的歌謠,挽留我們:

            東有日出明珠石鼓巖

            西有文筆如緣筆架山

            南有天坑飛瀑將軍城

            北有奇觀禹門三級浪

            東南有高龍溪流生態區

            西南有金鐘高峽出平湖

            東北有十八中營屏山寨

            西北有云頂峰前保福寺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在濟川游玩,我覺得應該穿上漢服,手執紙扇,把自己送回唐宋朝代,踱著方步,頭頂千年不變的陽光,腳踩百年相疊的卵石,不吟詩,不作畫,就這樣在時光里行走,一直走過千年。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附件下載:
          標簽:

    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    用戶名:   (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)匿名

          驗證碼 :  驗證碼

          網友評論:

          亚洲中文无码天堂一区二区三区

        3. <acronym id="utlql"><label id="utlql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utlql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utlql"><label id="utlql"></label></acronym>